永利皇宫

腾讯云总裁陈磊:有泡沫的不是大数据,是数据库

本报记者 施建 深圳报道

大数据,一个炙手可热的概念,它被称为21世纪的“原油”,也有人把它比喻成工业时代的电。

然而,当大数据的应用场景迟迟难以走出互联网,不仅关于“大数据黄金时代何时到来”的诘问此起彼伏,更有甚者,“泡沫”、“骗局”等帽子亦接踵而至。

“我倒觉得数据库是一种泡沫、骗局。”8月15日,腾讯云计算公司总裁陈磊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时表示,与大数据相比,用数据库的技术手段去解决同样的问题,成本相差100倍,而且,在销售话术下,很多传统企业竟然都很信,都跟着买了,“这不是泡沫是什么”?

陈磊认为,就像现在几乎找不到不用电的行业一样,未来将很难找到不用互联网的行业,“互联网代表了未来的经济走向,而大数据技术是互联网的一个关键技术,对各行各业都会有很深远的影响”。

用1/100的成本做事

《21世纪》:关于大数据有很多美丽的传说,最典型的比如啤酒与尿布的例子。但是从概念到商业价值的真正落地,并不是一帆风顺。你怎么看这两年来大数据的发展,尤其是实战中,大数据在成为有效的生产力工具方面有什么突破?

陈磊:很多问题可能由于概念的热度,反而让人看不到价值。事实是,数据每天都在产生价值,比如说目前互联网公司几乎所有产品的运营都是通过数据去驱动。

拿腾讯来说,每一个功能上线都会去做AB测试,就是找两种不同的用户群来体验,看他们是不是接受,点击率有没有提升,使用这个产品的频率有没有提升。互联网公司做产品都是基于数据的,QQ一个按钮应该放哪儿,是什么颜色,我们都不会很武断地去决定。

传统行业也有很多例子,比如说,电信行业经常做的一件事叫做客户生命周期管理,就是当你购买的服务快到期的时候,会想方设法让你去续费、充值,但什么时间点合适,给什么样的优惠,就是靠大数据分析。在有大数据这个概念之前,他们就在这样做。

数据是用户行为的反应,我相信对数据的尊重就是对用户的尊重,大数据肯定有价值。只是很多公司原来不知道用数据去做,或者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数据去指导自己的业务方向和策略。

《21世纪》:互联网公司用大数据驱动很容易理解,传统行业的应用有突破吗?

陈磊:越来越多的企业,越来越重视数据,互联网企业的案例比比皆是,但是传统行业的案例可能是我了解得不够多。但我也在想,是不是因为大数据本身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首先要有数据,对吧?采集数据、建立分析数据的能力这些事情,本身都是比较复杂的事情。传统企业里使用的很多成熟的IT方法不管用,因此,我觉得可能是基础设施的建设需要时间。

可能传统行业的应用没有互联网那么多,也可能是我了解得还不够,我们提供的数据很多传统企业也在用,比如泛华保险、富途证券、前海银行。但除非用户主动跟我们讲,我们不会去问,这是人家的资产。

《21世纪》:有人认为大数据是泡沫,是骗局,你觉得这是一种误解吗?如果是,哪些因素导致了这种结果?

陈磊:我觉得数据库是一种泡沫、骗局。怎么讲呢?我们做过分析,使用数据库的技术手段去解决同样的一个数据分析问题,跟使用互联网的技术手段,也就是现在大家叫的大数据,成本可能会相差100倍。

为什么企业愿意花100倍的成本去买数据库呢?主要是这里面有数据库公司的商业利益,主要是美国公司。他们的销售过去二三十年中做的事情就是给行业去洗脑,你一定要用我们的产品,建数据仓库一定要用这样的方法。很多的传统企业都很信,都跟着做了。

大数据的技术为什么首先在互联网行业里面产生?因为这些数据库公司的技术手段,一是无法支撑互联网公司的数据规模,二是在成本上不合理。如果我们用这些技术手段去做业务,那我们早就破产了。

说得极端一点,也可以把这叫做泡沫和骗局,背后的商业模式很不合理,为什么不用一个1%的成本去做事情?合不合理最终要看有没有用户价值。

当然,我们看到,即使是很多数据库的公司也在转型,转而采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服务客户。

《21世纪》:现在市场上,是不是也还存在用大数据的概念,来装数据库的商业模式?

陈磊:也可能会有。市场就是这样,当一个新的概念出来,大家对它还不太理解的时候,会有各种各样的人打这块牌子。

就好像原来云计算一度就变成了搞房地产,很多人就是买一块地,盖几间房,里面连设备都没有。但是真正做事情的公司,的确是在给社会创造价值。

“基本同步”论

《21世纪》:从战略的角度来看,大数据对国家的管理、产业和企业的发展有怎样的价值?

陈磊:行业里有很多的比喻,大家可能也听得比较多了,比如说数据处理能力是一个国家的核心竞争力,我觉得很有道理。

未来,数据规模还会增长,随着智能设备不断产生,互联网连接的设备量会以千倍、万倍增加,一个国家有没有很好的技术手段去处理这么大规模的数据,至关重要。

互联网就有点像20世纪初的电力,电力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很多行业是不用电的,但今天你已经几乎找不到不用电的行业。目前,互联网还处在非常初级的阶段,我相信20年后就看不到不使用互联网的行业了,就像现在看不到不用电的行业一样。

而互联网技术中很核心的就是大数据,因此,大数据的技术水平可能会决定一个国家未来经济发展的能力和水平。

当然,也有人认为大数据对国家管理的战略意义在于,政府应该把数据开放等。我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更浅层的意义。

《21世纪》:大数据技术的源起在美国,谷歌、亚马逊等互联网企业的应用也最受关注。你认为中美大数据产业的差距在哪里,或者说中国发展大数据的潜力有哪些?

陈磊:这个提法我不完全认同。就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来看,我认为今天中国和国际先进水平基本同步。

《21世纪》:基本同步?

陈磊:我们判断一个互联网公司的技术能力有多强,最重要的依据是这个技术产生的结果。

中国有一句话: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拿QQ空间来说,一个在顶峰时期服务6亿用户的产品,从用户规模、应用种类等各方面的指标来看,都是世界先进水平,怎么可以说我们的技术不是世界先进?

可能传统行业中外发展水平有差异,比如钢铁、汽车,但是在互联网技术上基本没有差异,淘宝、微信、QQ空间都是世界级的产品,用户也都用得非常好。而且,中国的特有环境还会在技术上带来更大的困难,比如网络环境,再比如时差问题,Facebook的用户遍布全球,使用高峰时是可以错开的,也就是说峰值还没有腾讯高。

要学互联网做“近视眼”

《21世纪》:美国有很多比较成功的大数据创业公司,风投投资、并购的案例都很多,中国这方面创业的氛围怎么样?

陈磊:我觉得现在中国的创业融资环境对创业者非常有利,甚至可能存在泡沫风险。市场上大量热钱涌入互联网行业,其中很大一块是大数据。因此,从大数据创业公司拿融资这个角度,在中国可能找不到比目前更好的时间了,很多小公司的估值都比较高。

当然,真正做出很大技术价值的大数据创业公司,今天来看案例还不多。为什么海外十几个人的公司就可以去做一个非常有价值的大数据公司出来?我觉得云计算的普及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

这不仅是基础设施的问题,更是一个心态问题。海外创业公司愿意去用亚马逊,这种心态在中国还不普遍,哪怕一个小创业公司都不太愿意去用公有云,可能担心自己的数据安全问题,或者说商业机密。

腾讯这样的公司在大数据上积累了十几年经验,形成目前的技术和团队,一个十几个人、几十个人的团队,光是把这些技术复制一遍,其所要投入的成本都是不值得的。如果每一个小公司都去重新再做一遍轮子,成本将非常高。我们更希望这些创业企业站在巨人的肩膀上,从而在自己专注的领域里面做出亮点、价值。

《21世纪》:这种局面如何破?

陈磊:第一就是像腾讯这样的公司要做得更好,给行业更高的信心。今天我们的云计算平台上已经有很多竞争对手的产品。不过,互联网人比较实干,但传统企业其实还更难,包括之前跟一个做点读机的企业去谈,他就说:如果你们腾讯也做点读机怎么办?腾讯怎么可能去做点读机,所以腾讯把服务做得更好的同时,企业也要放下负担。

《21世纪》:你认为传统行业什么时候才能等来大数据的春天?